<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业界新闻 >

Q2营收环比下滑,荔枝变“苦”了?

时间:2020-08-19 10:07来源:作者:点击:

Q2营收环比下滑,荔枝变“苦”了?

配图来自Canva

上市仅7个月,“在线音频第一股”——荔枝的股价(14日收盘价为4.5美元),相比11美元的发行价,已经蒸发了一半以上。8月13号,荔枝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第二天股价直接下挫10%,这份财报就像是“黑天鹅”般的重大利空,狠狠地将荔枝的市值砸了下去。

为何资本市场会对荔枝的Q2财报有这么大的负面反应,是荔枝真的不太行,还是说市场以前高估荔枝了,抑或是在线音频的生意真的不好做?这个问题的答案,在看完这份财报后或许会更加清晰。

营收下滑很致命

一季度的突发疫情普遍被认为给直播、游戏、在线阅读等领域的互联网泛娱乐应用带来了重大利好,以在线音频为主的荔枝自然也不例外。此前荔枝Q1财报显示,MAU数据达到了新高。

更多的活跃用户按理说会利好荔枝的营收数据,但事实却是,2020Q2荔枝的营收环比Q1的3.7亿元,下滑了5.1%,只有3.51亿元。

虽然下滑程度不大,但这种发展趋势在资本市场看来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营收下滑基本可以理解为变现能力有下滑,对于任何一个正常经营的企业而言,这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根据财报,总营收的下滑主要来自于音频娱乐业务。2020Q2,音频娱乐业务营收3.44亿元,环比一季度的3.66亿元,下滑了6%。对于环比下滑的原因,荔枝将其归因于“疫情影响整体需求从而导致的用户平均花费下降”。

结合二季度国内疫情的情况看,荔枝指的应该主要是海外市场疫情对海外用户付费意愿带来的不利影响。此前荔枝曾在招股书中言明,已进入中东和北非市场,并准备进入东南亚市场。

由于荔枝没有披露海内外用户的占比和相关付费详细数据,猜测可能是海外用户平均付费的下滑,要大于国内用户平均付费的提升,或是疫情影响收入从而导致了国内外用户平均付费的下滑,因此造成了二季度营收的下跌。

其实海外疫情对业务的不利影响,对荔枝而言并不致命,因为荔枝的国内业务是营收大头。但真正致命的其实还是这种趋势,疫情对荔枝的影响可能会长期存在,不仅会对其营收增长形成长期压力,还会一定程度上阻碍荔枝的全球化扩张战略。

亏损收窄主要靠降本

根据财报,荔枝2020Q2营业亏损为0.25亿元,比2020Q1的0.48亿元,收窄了近一半。营业亏损收窄,理论上是一个好消息,证明荔枝更接近盈利了。但如果放到营收环比下滑的前提下,这种收窄的意义就没那么大了。

一般来说,亏损收窄的最佳情况是营收增长大于成本和费用增长,即收窄的主因是营收增长,但荔枝不属于这种情况,其收窄的主因是成本和费用的下降。可以理解为,企业是靠节衣缩食来赚钱的。显然,这种发展经营状态没有呈现出可靠的成长性,不会被资本市场看好。

具体来看,收入成本下降为亏损收窄作出了最大的贡献。财报显示,2020Q2荔枝收入成本2.65亿元,环比2020Q1的2.97亿元,下降10.8%。

对于收入成本环比大幅下降的原因,荔枝在财报中提到了两个方面:第一,同音频娱乐收入下降保持一致的分成费和其他成本的下降;第二,二月份缩减激励计划导致二季度内容生产者分成费下降。

从这两点看,荔枝收入成本下降既有被动的原因,即收入的下降,也有主动的原因,即对激励计划的缩减。

关于激励计划,荔枝还明确提到将会在后续经营过程中不时调整激励计划。言下之意,就是要继续放缓缩减激励计划,以刺激收入成本的持续下降,从而更快地实现扭亏为盈。

按照目前的速度来看,三季度可能会是荔枝扭亏的一个节点。但问题在于,通过降低收入成本中的激励计划分成来扭亏,这可能会牺牲部分内容生产者的好感以及降低内容生产速度。

付费率没有改善

用户付费率一直是评判变现能力的一个核心标准,目前在视频直播、在线音乐这些领域应用很泛,付费率高,一般证明平台变现能力不差,同样重要的还有付费率的持续提升。

荔枝此前在招股书中定下了两个付费率标准,一个是总付费率,一个是音频娱乐的付费率。由于后续的几次季度财报中,荔枝只披露了总体用户数据,所以只能算出总付费率的具体数据变动。

根据财报,2020Q2荔枝平均总移动MAU为5590万,总平均月度付费用户数为46.34万,可以得出荔枝的整体用户付费率为0.83%。今年一季度平均总移动MAU为5450万,总平均月度付费用户数为45.03万,所以整体付费率也是0.83%。

虽然荔枝的平均总移动MAU环比实现了增长,但是总付费率却是持平的,没有任何改善。值得注意的是,荔枝曾在招股书中披露了2019Q3的总付费率,也是0.8%。

不到1%的用户愿意付费,这个比例甚至明显低于在线音乐和视频直播这两块领域的一般水平线。比如斗鱼,今年Q2付费率为4.6%,腾讯音乐的付费率则在Q2达到了7.2%。

虽然荔枝此前在招股书中有详细披露音频娱乐业务的付费率,在2019Q3超过了6%,但是这个数据只能代表荔枝这一块业务的变现能力,不能代表荔枝整体的用户付费意愿。

当然,比付费率低更坏的是付费率没有改善。在用户不断增长的情况下,荔枝付费率一直在原地踏步,某种程度上已经很能说明变现能力存在一些问题。

最大的弱点是变现

这份Q2财报,让我们看到了荔枝扭亏的希望,几乎近在眼前。但对荔枝来说,扭亏不是现在最重要的目标,在外部环境压力持续的情况下,寻求更多的变现渠道才是荔枝改善资本市场对其态度的根本措施,或者说,荔枝需要展现出自己在变现上的成长能力,才能取悦更多投资者。

荔枝有5千多万月活用户,按照互联网流量变现的逻辑,广告变现应该是荔枝最擅长的事,但现在广告收入的占比还不到2%,荔枝似乎完全没有get到广告变现的技能。

而且,作为一个UGC音频社区,荔枝也没有能很好地挖掘内容变现的可能,反倒还是在以打赏模式为核心的音频直播上下功夫。从这个角度来看,UGC内容只起到了连接用户,扩容内容生态的作用,并没有为荔枝赚到什么大钱。

但也并非绝对,像喜马拉雅此前就通过与多款AI音箱合作来实现内容输出和变现,荔枝完全可以尝试加入到AI语音硬件的生态中去,同时实现内容变现和获客。

只是目前来看,荔枝的发展重心还是放在了获客和内容建设上,似乎并没有强调变现的重要性,这或许才是最棘手的问题。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