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业界新闻 >

2000亿身价中公教育的长期战争

时间:2020-07-17 14:28来源:作者:点击:

2000亿身价中公教育的长期战争

配图来自Canva

留学外语培训找新东方,K12综合性学科教育找好未来,职业教育一定离不开中公教育。中公教育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土”,但却是职业教育领域里面,出现的为数不多的“千亿市值”上市公司。

7月15日,中公教育的市值更是飙升至2000亿,再次刷新市值纪录。作为本土成长起来的职业教培公司,能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其差异化的竞争策略。多年来中公教育持续深耕职业教育,特别是考公教育,从而避开与新东方、好未来厮杀,从大大小小的教育培训机构中脱颖而出,一跃成为职业教育领域特别是公考教育培训领域的“老大哥”。

不过,近两年随着国家对公务员政策的调整,作为中公教育基本盘的考公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影响。与此同时,其新兴的教师招录培训业务收入增速迅猛,不过由于基数很小,很难短期取代公考教育。这意味着中公教育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营收将会承压,而其高涨的市值也将面临长期考验。

万中无一的千亿机会

在中国的教育培训领域里面,总共就只有4家市值过千亿的公司——做K12的新东方、好未来、跟谁学,剩下就是职业教育领域的中公教育。

职业教育可以说是民间教育培训领域的一块肥肉。从蓝翔挖掘机、新东方烹饪学校、北大青鸟、南通汽修……,职业教育培训涉及领域之广之宽鲜有匹敌者。与标准化、同质化的K12领域相比,职业教育包罗万象,考虑到中国绝大多数就业人口不是白领,而是蓝领,这个数据就更加庞大了。

与此同时,随着时代进步技术更迭,更多新产业、新职业不断产生。比如随着网红经济的兴起,网红主播培训、网红培训、网红直播电商培训等新需求蓬勃发展,创造了新的职业需求。

不过,不同职业培训赛道,体量差异特别巨大。比如做“考公培训”的中公教育市值如今超过了2000亿,但排名第二做厨师烹饪培训的东方教育,市值仅有395亿元,仅有前者的1/5不到。

这还不算差距大的。比如,在成人职业教育培训领域,做“IT培训”的达内科技,如今的体量也不过8亿人民币,跟中公教育的体量相差250倍。

为什么同样在职业教育领域,中公教育的市值逼近了2000亿,成为职业教育领域万中无一的王者,而以达内为代表的教培企业成立多年,却只有几亿市值呢?从各方面资料来看,这或许跟中公教育的公共性分不开。

背后押注公考教育

中公教育起家于“公务员招录考试”,而在该领域的公司还有华图教育、粉笔公考等诸多公司,也都具备一定公共属性。

招录领域能跑出大体量的公司,首先在于其用户规模庞大。据了解,公考的用户主要面向的是大学生群体,而这个群体2019年就有4000万,而中等职业教育用户规模只有前者的一半,用户规模决定了前者的天花板更高,这为大体量公司的出现奠定了基础。

而从中公教育的营收结构,也真实地反映了这一点。具体来看,中公教育的营收结构主要分为公务员招录、教师招录、事业单位招录及综合类招录考试四类,其中公务员招录培训业务占公司总收入的“半边天”。

例如,2018年中公教育的公务员招录培训收入占总营收的53%,2019年这个比例虽然有所下降,但这个版块的营收仍然占据总营收的48%。另外,中公教育的学生人次能够达到150.8万人次,学习中心的个数达到了1100多个,无论是从学习的人数规模还是学习中心数量都名列行业前茅。

而非招录领域的用户需求多非刚性需求,分布极为分散,培训周期也比较短,因而付费意愿较弱,整体用户生命周期比较短,这让大量其他从事职业成人教育细分领域的公司,很难持续增长,甚至有部分企业很难盈利,这在学生人数和学习中心数量上也有反映。

比如,做厨师烹饪成人培训教育的东方教育,学生人次仅有13.56万人次,学习中心的个数为177个,总体上无论是付费用户规模还是学习中心数量,都不如中公教育的规模,因而在市值上也体现出天壤之别,东方教育名列行业第二,市值仅有不到400亿。

同样做成人自考培训的尚德机构、做医疗和财务会计培训的正保远程的市值排名也比较靠后,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其中的差距。

基本盘受缚,第二增长曲线尚未到来

不过,对于如今的中公教育而言,公考教育这个基本盘却正在松动,原因是国家招公政策的调整。

这次调整,正是政府在积极落实国家精准科学的招录政策,严格落实机构改革“施工图”的大背景下开展的,精简机构建设的主要目标,也是为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高效的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打下基础。可见,精简机构后的人员招录政策将会对公务员考试产生长期影响,这对于中公教育的营收波及不小。

相关资料显示,在公务员招录数量腰斩的2019年,中公教育的事业单位招录培训收入增长了58%,出现了短期的收入暴涨;与此同时,公务员招录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则出现了历史性的下调,相比以往招录培训收入过半,2019年公务员招录收入在营收中占比不到48%。

而此次短暂收入暴涨,则主要是受到国家缩编影响,很多人报班意愿增强。但从更长远来看,对于公务员招录这种通过率较低的考试而言,这种短期效应能否持续尚待观察。

毕竟,国家编制调整后,公务员竞争会更加激烈,这将导致很多人直接退出竞争,从而影响中公教育这类以“公考教育”为主营收入的公司的用户规模,进而影响其营收增长。

这也意味着在可见的将来,公考教育以往的那种无限上涨的空间越来越小,中公教育的公考教育培训基本盘将受到限制,所幸中公教育还有教师招考这个潜力业务。

中公教育的财务数据显示,在公务员招录数量腰斩的2019年,中公教育教师招录培训的收入实现了同比增长60.85%,远超过公务员招录30.15%的同比增幅,成为重要的增长动力。不过,虽然教师相关业务、综合面授培训业务增长速度非常快,但是其基数依然较小,二者加起来营收占比30%,而公务员招录培训营收占比依然在50%左右。

这意味着中公教育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仍将面临主业增速下滑,而第二增长曲线却尚未到来的窘境。而在中公教育市值不断飙升的当下,这将对中公教育的可持续性发展将造成长期影响。

长期战争

中公教育借壳上市后,股价屡创新高,市盈率已接近80倍,当前市场给出80倍PE的估值是基于公司2018年营收同比增长50%以上,归母净利润增长100%以上,同时2019年上半年延续了这种增长势头。一旦增速降低,公司面临估值中枢下降的风险。

当下,占比最大的公务员招录业务面临增长放缓的压力,增长的重任需要慢慢转移到新业务上,市场能给它多少时间进行换挡操作,尚且无法预知。

同时,行业离散型高的问题仍然明显,中公教育也不例外。根据教育部和沙利文数据,2017 年职业教育市场规模约 7681 亿元,预计 2020 年能超过万亿元规模。但目前行业内收入最高的中公教育,即使 2019 年营收 91 亿元,占比也不到职业教育行业的 1.2%。

可见,在职业教育领域尚未形成具备垄断地位的头部企业,长尾公司仍然非常普遍,中公教育如何在现有基础上,实现进一步的突破,尚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从各方面来看,逼近两千亿市值的中公教育,能否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实现业务上换挡,同时进一步壮大其在行业的声势,尚是未知之数。

但可以确定的是,公务员编制调整,使得中公教育公考招录的可持续空间,已经变得越来越小;而离散的行业现状短期内不可能得到彻底改变,这也意味着中公教育未来还将面临长期考验,而这将会是一场长期战争。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