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业界新闻 >

瑞幸点燃导火索,兄弟公司神州租车迎大变局

时间:2020-06-02 15:32来源:作者:点击:


瑞幸点燃导火索,兄弟公司神州租车迎大变局


6月1日早间,神州租车有限公司(神州租车,00699.HK)公告称,董事会已获大股东神州优车告知,神州优车已于5月31日与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北汽集团)订立一份无法律约束力的战略合作协议。伴随着这份协议达成,此前与华平资本的收购计划也宣告终结。


根据神州租车披露的消息,北汽拟收购神州租车不多于4.507亿股股票,相当于神州租车已发行股本的21.26%,大概是大老板陆正耀在神州租车的全部股权,这也意味着神州租车彻底剥离神州系。陆正耀为何选择此时出售自己的股权呢?


联系到同属神州系的瑞幸咖啡的处境,这些也就不难理解了。


瑞幸咖啡的“造假”风波,引发了广泛的连锁反应,影响最直接的是原“神州系”的相关公司。瑞幸造假公告一经发出,神州系关联公司当日即受冲击,股价大跌;随后瑞幸被勒令退市,神州系公司受到更多牵连。为避免影响,神州系上市公司加速了与神州系做切割的步伐。


作为神州系的代表性上市公司,神州租车首当其中。很多人说,神州系大厦将倾,神州租车易主应该归罪于瑞幸造假,但结合各方面因素来看,这个说法有些片面。


从神州租车自身的条件看,它本身也存在不少问题。因此,甩卖神州租车股权到底是陆正耀顺水推舟还是神州租车被迫卖身,尚难定论。不过,站在当下来看,神州系岌岌可危,神州租车的自身动向更为外界关注。


瑞幸只是让神州租车受池鱼之殃


5月19日,瑞幸咖啡公告称,公司于5月15日收到纳斯达克上市资格审查部门的书面通知,决定对其施行摘牌。这距离其2019年5月17日上市,刚刚一年时间。


从2017年创立、风光上市再到停牌退市用时仅四年。用一句古话讲:“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其兴起的速度与衰败的速度都很快。


4月2日瑞幸咖啡的一则公告正式拉开了其衰败的帷幕。瑞幸咖啡在公告中自曝存在22亿的财务造假,公告消息无异于一枚“重磅炸弹”,迅速在美股市场掀起风暴,处在风暴中心的瑞幸及站在瑞幸背后的“神州系”不可避免受到殃及。


公告发出之后,瑞幸咖啡市值一夜之间蒸发掉了49.5亿美元(350亿人民币),从高高的“神坛”跌落,顿时面目全非。


作为神州系的关联企业,神州租车首当其冲。4月2日瑞幸公告,4月3日神州租车的股价即跌去70%,并在随后停牌。4月7日,神州租车发布无关联声明,也没有起到太大作用。


瑞幸造假一周后,神州租车的股价仍然在2港元上下徘徊,租车行业也酝酿着新的格局。


作为汽车租赁行业的头部玩家,神州租车异常变动,让窥伺的外部玩家开始蠢蠢欲动。


4月8日,悟空出行联合创始人朱旭表示,悟空出行不久前刚拿到国际连锁汽车租赁品牌安飞士的中国区独家品牌许可授权。此外,一些外部玩家也开出价码商谈收购事宜,4月初绯闻对象就有OTA巨头携程、吉利等多家企业,都在预备做自己的租车业务。


看起来,瑞幸咖啡造假这个意外的“大雷”只是凑巧劈到了“无辜”的神州租车,让其蒙受池鱼之殃。但实际上,瑞幸暴雷更像是导火索,成了引爆神州租车的那根引线。


业绩惨淡才是“被抛弃”的真相


在神州租车与北汽的战略合作协议达成的同时,神州租车的财报也如期发出。财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它的总收入为人民币13.25亿元,去年同期则为人民币18.5亿,同比减少28.3%,营收下滑近三成。


净亏损1.88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3.9亿元,同比由盈转亏。业绩惨淡,固然与疫情的影响有关。不过,通过神州租车的过往表现来看,它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亮眼之处。


在最新财报中有披露说明,光今年1月-5月的已清偿的债务就达到了20个亿,未来每个月还有2个亿的债务有待清偿,而截止3月31日,其现金及其等价物还有33亿,神州租车暂时还有清偿能力,但情况也不太乐观。


从公开资料来看,2012年神州租车第一次IPO未果,原因是大量投入广告营销的神州租车(神州特有的高举高打的策略),非但没有盈利,反而是债台高筑,当时财报显示其资产负债率高达95.81%,并且在临上市的前一年还亏损1.51亿元,2012-2013年,其净亏损也达到了1.32亿元、2.23亿元。


后来虽然得到联想资本的协助,暂时度过了危机,但是亏损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2016-2018年,成立网约车公司神州优车(即神州租车的母公司)之后,两者资本相互腾挪,亏损更加严重。


神州租车长期不赚钱、业绩惨淡,对于陆正耀而言,选择此时将神州租车卖掉,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毕竟,在陆正耀运筹的资本棋局之上,羸弱的租车业务不过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资本棋局之中,神州租车只是棋子


瑞幸咖啡的轰然倒塌,打破了神州系战无不克的资本扩张神话,而神州租车正是塑造神州神话的第一个经典案例。


在神州租车杀入租车市场的时候,作为汽车租赁市场布道者的一嗨租车,早已建立起了稳固的堡垒。但神州租车采取高举高打的策略,不断激进扩张、大规模舆论造势,实现简单粗暴获客,这种近乎野蛮的打法让其很快就后来居上,跑到了一嗨租车等诸对手的前面。


但与此同时,企业债台高筑,经营风险大增。这时候,联想资本及时出手,不仅给与贷款,还对神州租车的付息债务提供无息担保,其总额超过了41亿元,利率低于银行利率。联想旗下华平资本带着2亿美元投资,成为当年该领域最大笔融资,有了联想的背书,此后又引入了国际租车巨头赫兹的加入。


有了雄厚的财力,神州租车实力大增,借势大力拓展市场终成行业霸主,最终在2014年成功赴港上市。神州租车的经验后来被复制到了神州优车、瑞幸咖啡等公司上面,神州系这种以资本做局、营销开路的玩法越到后期就越纯熟,操作起来也就越胆大,这为瑞幸的败局埋下了伏笔。


瑞幸暴雷之后,神州租车加速与神州优车做股权切割,先后传出将被携程、吉利收购的消息,后来均不了了之。中途还曾传出由原股东华平资本接盘,不过在与北汽签署战略协议之前,华平资本已解除了对接盘的限制。由此,北汽将成为神州租车的控股股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神州租车将会转到了北汽的手中。


有意思的是,神州租车与北汽牵手、与神州优步切割的消息刚一放出,神州租车当日的股价就大涨26%,创造了新的历史记录。由此可见,“去神州系”也是大势所趋。


不过,对于身在资本棋局的神州租车而言,无论最终归属于谁,它都只是资本棋盘上的一枚棋子而已。只在有必要,被用来弃车保帅未尝不可。


花落谁家,尘埃未定


整个神州租车的崛起过程中,处处显示着各种波诡云谲的资本预谋和巧取豪夺的运筹之道,急速扩张也将风险隐于暗处。在增长即正义的资本市场,这种操作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人间奇迹(比如,创立仅18个月就上市的瑞幸)。


就连今天回看神州租车,也不得不佩服其力量之强大。强到你都分辨不出来,到底是高资本运作导致了租车业务亏损,还是租车亏损导致了更多的资本运作。不过,疏漏既然存在,就必然有被曝出来的一天。瑞幸暴雷,资本市场用脚投票,信誉漏洞如同多米诺骨牌掀翻一堆堆砌的“资本怪物”。


对于神州租车而言,当下脱离或许对各方均有好处,但能否顺利进行则是另一回事了。此前“绯闻对象”杳无音讯,而最新与北汽签下的战略合作协议,也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可见其变数仍然存在,未来能否取得实质性进展,还不好说。


最新消息,就在神州租车大量放出与北汽合作的消息之时,北汽却还没有同步信披。这意味着神州租车摆脱神州系之后,未来究竟将花落谁家,仍然很难确定。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