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业界新闻 >

网易的2020:越来越轻,并未越来越快

时间:2020-03-30 10:33来源:作者:点击:

网易的2020:越来越轻,并未越来越快

去年,网易被爆有意将“网易小贷”卖给连连集团。近日,有媒体发现“网易小贷”运营主体正式变更。至此,除了游戏支付,网易不再和金融有任何瓜葛。

自2018年底起,网易就开始内部改革了,卖掉考拉、有道独立上市,多次裁员......网易动静搞得有点大。

直到现在,网易的收缩战略还在继续进行,CEO丁磊在去年十月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就表示云音乐将独立上市,今年一月初据钛媒体消息,网易与港交所进行了有关上市的洽谈。

网易云音乐迟早要上市,这已经是人们意料之中的事了,根据2019年各季度财报中的内容,网易云音乐收入情况逐渐提高改善,是带动创新业务毛利润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Q4财报指出网易云音乐的独立音乐人已达到10万,网易的社群生态依然具有较大吸引力。

去年九月网易云音乐结束B+轮融资后估值已经达到70亿美元,上市后网易云音乐能拥有单独的评估标准,更好的定位自身价值,这对网易和网易云音乐来说比较有利。

根据网易的业务结构,网易云音乐拆分上市后,归属母公司运营的业务就剩下游戏和一些中小型创新业务了,而他们的营收水平在总体中占比较小。

卖卖卖、拆拆拆的网易,核心业务并没有变得更轻松。

游戏业务同比趋缓,护城河有失守风险

根据Q4财报网易净收入157.35亿元,其中游戏业务占比高达73.75%,游戏业务一直是网易的核心。

只不过,这个“核心”的发展步伐逐渐慢了下来。根据财报,网易2019年四个季度的游戏净收入增长同比分别是35.3%、13.6%、11.5%和5.3%,由于游戏业务同比增速放缓,网易总收入的同比增速也明显趋缓。

要说网易游戏业务增速趋缓的原因,环境因素算一个。

自2018年年底开始游戏行业经历了长达几个月的版号停发危机,根据2018年Q4财报电话录音,丁磊表示当时网易有数十款游戏正在申请版号,而这几个月的停批停审时间对于网易以及其他同行的资金链造成了不小冲击。

这场危机压得许多游戏厂商喘不过气,但在版号停批风波结束之后,国内的游戏环境依旧处在一个强监管的状态下,企业们没空放松,马上又进入了热火朝天的整改阶段。

根据有关媒体的消息,2019年下半年版号的通过率较停批之前有所下降。同时,国家陆续出台了相关政策和通知加强游戏环境的规范化,例如去年11月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

此类通知发布后,游戏厂商们陆续加大了调整力度,例如今年2月三七互娱升级了防沉迷系统,3月腾讯宣布将在上半年手游产品中全面启用防沉迷新规等等。

通过限制未成年人游戏时间和氪金金额达到对未成年的游戏保护已经成了当下整改内容的重点。这无异于会促进良好的游戏环境生态落成,但对于游戏公司来说一个现实的问题是,游戏业务的营收可能也会受到波动。

在这点上,网易已经现身说法了。自2019年1月起网易升级了保护体系,包括宵禁、未实名禁止充值等等,这也是影响网易营收同比趋缓的原因之一。

可以预计,监管还将持续一段时间,这也是游戏行业的一个缓冲期,游戏行业在规范化后,大概率将迎来加速期,那时竞争格局可能也将不同,而对于网易来说,当前游戏业务营收同比增速放缓并不是最令人担心的,真正值得担心的是如果这种局面持续下去,网易的护城河可能就要失守。

国内新游戏仍未爆火

在国内,出衍生IP已经成为网易游戏的惯用手段,网易旗下不少大IP基本上都有自己的衍生IP,比如《阴阳师:百闻牌》等等。

事实上通过去年各个季度的财报也可以看出,网易游戏的主要财务业绩大都与海外市场有关,而国内运营的除了衍生IP和少数代理游戏(主要是和暴雪)以外,近期推出新游戏都没引起太大的水花。

就中金研究院对Q4 的研究报告来看,网易新游戏的表现不达预期。

以阴阳师及其衍生IP来说,网易设置了联动模式,通过各种活动以及奖励来将玩家引流,但不得不承认,这些IP很难独立地吸引到从没接触过《阴阳师》的新玩家,因此,衍生IP可能只是网易为老IP“固粉”的一种手段。

网易在去年Q1的财报中有提到《梦幻西游》、《新大话西游》等经典IP热度不减,表现稳定,Q4财报指出12月《梦幻西游三维版》上线,在中国IOS下载榜单也有不错的排名,网易的部分老IP依然能带来不错的热度,而就目前看来它们也已经成为网易游戏护城河最后的“坚守”。

根据南方日报的消息,网易在2019年起针对“梦幻西游”频繁维权,胜诉案件高达89件,网易维权的背后,也隐藏着对游戏护城河的焦虑与担忧。

值得一提的是游戏都有生命周期,再长青的游戏都逃不过人走茶凉的那一天。随着目标用户年龄层的增加,空闲时间变得碎片化,游戏的模式变得不再有竞争力,那么用户就会流失。

对于网易来说,要想稳住游戏护城河仅靠修修补补是不够的,还应该安上强有力的“大炮”,也就是新的爆火IP,网易迫切需要新的成功之作来稳住国内市场,好让自己免除后顾之忧,专心发展出海事业。

海外业务未成气候

近几年全球化是许多企业发展的主旋律,拼多多、字节跳动等公司都表现出了对海外市场的强烈野心,网易自然也不例外。

丁磊在四季度分析师会议上提到,近几年网易为游戏出海交了不少学费,既然这么肯掏钱,想必一定非常看好回报,根据历史报道,网易副总裁王怡曾向彭博社表示希望在今年海外业务贡献能达到30%。

2019年网易再度扩大游戏的出海规模,网易用投资+收购的方式实现海外市场的快速入局,虽然这次游戏出海的契机中也有一部分被动因素,但总体来说是招好棋,网易表示在接下来的两年内能看到收获。

海外游戏成为了网易新的增长点,由于没有具体的数据,因此不能判断网易海外营收的变化趋势,但是就目前网易游戏在海外取得的反响来看,发展前景还是比较良好的,比如近期登陆中国市场的《风云岛行动》,此前该游戏在海外公测时大受欢迎。

不过,对比国内的营收情况,海外10%的营收贡献显然未成气候,要想守住网易游戏这条护城河,现在的海外营收还是有些单薄。

网易与海外公司联合开发的游戏有部分已经完成内测陆续在海外上架,接下来是等待检验的时刻,而由于游戏出海已经形成趋势,来自海外市场的竞争压力也绝不会少。

网易游戏的天平逐渐偏向海外,想要维护住网易游戏的护城河,海外市场无疑是一个突破口,而这个突破口能不能控制住网易游戏整体营收趋缓的势头,还得看它的增长潜力以及增长速度,而这些因素并不单单是通过收购合作就可以摸清套路的。

海外市场很大,不同地区的玩家的习惯和品味也存在差异化,海外玩家的心理分析是网易的一门课题,同时后续的运营也非常重要,游戏出海是件非常耗费精力的事情。

网易游戏国内国外市场两手抓,压力之大可想而知,稳住护城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严选、广告日益边缘化

去掉游戏这个收入大头,再去掉自立门户的网易有道,Q4财报中创新业务及其他的净收入是37.20亿,占总比的23.64%,其中网易云音乐占据主要。

在这一分类中除了网易云音乐外,大众熟知的就是严选和广告了,而这两项业务的未来可能会越来越边缘化。

电商和广告市场作为传统的互联网业务项目早已被BAT等头部公司垄断,而BAT能做到这点在于他们核心的引流能力都非常强。

先说严选。严选相较于主流的综合电商知名度不高,一个原因是因为严选的推广渠道有限,可了解的渠道通常是网易云音乐、网易邮箱的推送,另一个原因则是严选的经营模式。

严选本身的特色在于消除了品牌溢价,采用ODM的方式直接打通供货商,主推的卖点是性价比,但是这与大多数用户的购买习惯不太一致,尤其现在KOL、KOC概念的出现,各种“种草”内容使得人们以品牌作为购买指标的印象被进一步强化,严选这种“去品牌化”的思路受到了当前市场阻碍。

而广告业务这方面,在网易业务中同样是营收比重小,尤其是现在广告类型转向在线视频、短视频、电商广告,资讯门户投放价值不高。

网易似乎对广告本就没什么野心,网易云音乐接受阿里的融资之后,打开app就出广告了,阿里在广告这块资源多、同时也很擅长运营,在云音乐做好口碑后,广告这块得利者反倒是阿里。

这也反映了网易一直以来的问题:不够快,不赶风口,或许就像丁磊曾说的:“挣钱只是顺便的事”。虽然从考拉和严选的模式可以看出网易挺会创新,但网易永远是让别人先走,然后走另一条路。

严选和广告也是网易其他业务项目的一个缩影,由于营收贡献较少,发展前景也不够明朗,只得在经历了一波又一波人事变动后越来越边缘化。

总结

虽然疫情原因让网易游戏的业务比之前表现更好,但目前看这只是暂时的趋势,并不会成为网易游戏业务未来发展的常态。越来越轻的网易,并没有越来越快,游戏业务的增长和突围负重反而似乎越发明显。网易的2020年仍将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