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业界新闻 >

猫眼娱乐财报:盈利的可持续难题

时间:2020-03-27 11:18来源:作者:点击:

猫眼娱乐财报:盈利的可持续难题

近日,猫眼娱乐发布了截止2019年12月31日的全年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19年猫眼娱乐总营收42.67亿人民币,较2018年增长13.6%,毛利为26.5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2.8%,全年盈利4.59亿人民币,这是猫眼娱乐在持续六年亏损后的首次年度盈利。


2018年,猫眼力压群雄,成为国内最大的国产电影主控发行方,这一年也是外界给予猫眼期望最大的一年,结果猫眼还是没能在亏损的道路上刹住车,继续血亏1.38亿人民币。


就在外界对猫眼再次失去信心的时候,去年上半年,猫眼却迎来了其成立以来的首次盈利。据半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猫眼净利润为人民币2.57亿元,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3.80亿人民币,总营收为人民币19.8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4.7%。


猫眼一直被认为是一家依靠卖电影票而发展壮大起来的公司,因此外界戏谑地给它贴了个“票贩子”的标签。猫眼为了摆脱外界对它这种不友好的认知,近几年通过探索新业务、调整产业布局来减少其对票务服务的依赖。


此次猫眼的盈利与其近年来在业务调整方面的努力是密不可分的,尤其是全文娱战略的调整成效显著,为其实现扭亏盈奠定了基础。


不过,猫眼自身业务调整之外,外部竞争和疫情引起的行业黑天鹅事件,给猫眼在未来的财务业绩中增加了不确定因素,这也给猫眼之后的持续盈利增加了难度。


全文娱战略成效显著


去年7月,猫眼娱乐在北京举行“2019猫眼全文娱战略升级发布会”,正式发布猫眼全文娱战略“猫爪模型”。


由最初的文娱票务平台升级为包括票务、产品、数据、营销和资金五大领域在内的综合文娱服务平台,服务于现场娱乐、短视频、视频、电影、文娱媒体、剧集、音乐、艺人KOL等全文娱产业链。


此次猫眼的战略调整布局是在票补时代终结、整个行业服务收入下降的背景下,不得不做出的关键选择。从猫眼最新发布的财报可看出,在此战略布署下,不仅猫眼的营收结构有了很大的改善,而且还实现了首次的年度盈利。


财报显示,2019年猫眼娱乐在线票务业务收入稳中有升的同时,在整体收入中占比从2018年的60.7%降至54%,娱乐内容服务、广告及其他业务收入占比明显提升,分别达到32.7%和13.3%。


按照2019年全年电影票务总交易额统计,猫眼已是国内最大的在线电影票务平台,猫眼通过专业的大数据分析能力开拓市场增量,针对用户习惯和用户偏好完善产品体验,增加多元化的活动形式,将更多的观众带入影院,提升电影票务运营效率。


2019年,中国现场娱乐票务总市场份额较2018年基本持平,猫眼总交易额比去年同期增长15.1%。猫眼为观众提供售票、出票、智能入场等全流程服务,在现场娱乐票务市场中承担更重要的角色,猫眼作为票务总代理角色的项目场次数年同比增长超过8倍,出票量年同比增长9倍,表现强劲。


在电影的发行、宣传、出品方面,2019年度由猫眼主控发行的影片共14部,票房达到人民币74亿元。在猫眼深度参与并助力中国电影行业的发展,在2019年全国票房排名前三十的影片中,国产片总计18部,其中由猫眼主控发行、联合出品、联合发行的影片总计12部。


猫眼参与的影片在各个档期表现优异,其中,《来电狂响》为元旦档票房冠军,《反贪风暴4》为清明档票房冠军,《最好的我们》为端午档票房冠军,《我和我的祖国》为国庆档票房冠军。


2019年,猫眼的广告服务及其他收入取得了大幅提高,比去年同期增长39.7%,这得益于猫眼营销平台和资金服务平台的持续建设。猫眼深化了更加丰富的娱乐整合营销策略,进一步充分覆盖社交、电商、生活消费等所有场景的6大流量入口(微信、QQ、美团、大众点评、猫眼、格瓦拉)。


从财报信息中可以看出,猫眼通过“猫爪战略模型”的布局,进一步优化了在全文娱产业票务平台、产品平台、数据平台、营销平台及资金平台等方面的能力,加强了业务协同和价值聚合,为全文娱行业创造了更多的价值。


不过,不同于票务市场仅剩淘票票一家强敌,文娱产业巨头布局多年,腾讯的“新文创”、爱奇艺的“苹果园生态”、阿里的“大文娱”等,都是猫眼在未来需要面对的强敌。所以,在全文娱这条路上,猫眼接下来的竞争只会更加激烈。


与淘票票仍然是一场硬仗


去年7月,在战略升级发布会上,猫眼CEO郑志昊宣布了对标阿里大文娱的具体方案:一是推出全文娱战略,打造包含票务、产品、数据、营销、资金在内的五大平台;二是联手腾讯启动“腾猫联盟”,共同打造电影行业顶级宣发体系。


借助巨头打巨头,这意味着猫眼将与腾讯展开更深度的合作,而腾讯的加入也为猫眼提供了可持续发展的保障,增加了其实力和底气。


但阿里大文娱也并非外界盛传的大而不强。


去年初,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李捷,被任命为阿里大文娱电影业务的负责人,其加强各个业务间的战略协同意图明显。阿里不断加码大文娱领域,淘票票、大麦网、阿里影业、优酷等,在集团的意志下相互配合。


不同于阿里文娱一盘棋,尽管猫眼背后有光线、美团、腾讯这些股东的支持,但各个企业都是相互独立的个体,协同力度不如阿里文娱。


去年9月初,光线被二股东阿里减持,双方的战略合作协议终止,阿里高管樊路远、邵晓锋相继退出光线董事局,被外界解读为双方关系破裂。作为光线系企业,猫眼又直接与淘票票竞争。在整个大文娱产业,未来猫眼与阿里系的竞争只会更加激烈。


今年,在前不久的支付宝改版中,支付宝将最顶端的五个入口分别给了饿了么、口碑、飞猪、淘票票和市民中心,几乎囊括了阿里旗下最为核心的“吃喝玩乐”服务。而将早前版本中的转账、信用卡还款、充值中心、余额宝这四个最纯粹的“支付功能”的优先级放到次要位置。


尽管此次支付改版瞄准的主要是本地生活服务,但这也无形中给猫眼带来压力。一是优化升级后的支付宝将淘票票放在顶端,这无疑给淘票带来了更大流量入口,这对猫眼的在线票务是一种威胁;二是支付宝这次的改版对猫眼的两大股东美团和腾讯在某些方也带了来冲击,这也会间接对猫眼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目前,阿里大文娱包括阿里影业、优酷、UC、阿里音乐、阿里文学、阿里游戏、大麦网等业务版块。其中,阿里影业的业务板块包括互联网宣发、综合开发、内容制作等,与现阶段的猫眼基本一致。


根据此前阿里影业发布的年度财报显示,阿里影业总营收为人民币30.34亿元,同比增长9%,净亏损从此前的12.45亿元收窄至2.54亿元,同比大幅减少10亿元,盈利能力明显提升。


所以,猫眼直面对抗淘票票,这注定是一场硬仗。不过眼下在疫情影响下的猫眼,可能更关注的是能否持续盈利的问题,因为这才是决定它是否能保持持久竞争力的关键所在。


持续盈利仍然是道难解题


众所周知,猫眼娱乐在过去一段时间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与2017年猫眼净亏损额分别达到12.97亿元、5.08亿元、7610万元。根据去年年初发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2018年亏损规模达到了1.38亿元,同比扩大82%。


去年上半年猫眼虽然盈利了,但7月份的全文娱战略肯定会进一步刺激到对猫眼的资金需求。并且随着猫眼在电影制作领域的加码,持续盈利或许对猫眼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影视创作是需要通过作品来实现的,任何一种文化都有自己的流行周期、市场生命周期、关注群体规模,但这些要素却是很难估计的动态类别。


此外,电影投资一直都是一个高投入高回报高风险的“三高”行业。一则猫眼进一步进军电影业,能不能挣到钱很难说,因为电影行业中的不可控因素实在是太多;二则多年亏损的猫眼,手头并不是那么充裕,而电影内容制作又是一个烧钱的生意。


除了加码电影制作对猫眼的持续盈利有负面影响外,今年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也必然会对其持续盈利带来负面影响。资料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猫眼票务平台春节档退票金额超过2亿元人民币,整体收益也出现了下滑。


如今,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影视行业受此影响的周期会更长,所以猫眼在票务等方面的业务也肯定会持续受影响。


尽管疫情爆发后,猫眼立刻发布公告称,将与行业上下游合作伙伴并肩同行、共克时艰,在业务合作、资金等方面尽力提供帮助和支持。


近日,猫眼在其公告中表示未来将继续深耕全文娱战略,并会在票务平台、产品平台、数据平台、营销平台等主营业务领域继续发力,实现多元式发展与纵深式发展的协作。


有关疫情对文娱市场造成的负面影响,猫眼娱乐CEO郑志昊在公告中也表达了对未来发展的信心:“疫情终会过去,全文娱行业、中国经济都将迎来更好的发展,猫眼和众多伙伴们都会有更多的机会去推动行业长期的可持续发展。”


但这并没有给资本市场带来多大的信心,股价依旧是应声下跌。可以肯定的是,受疫情影响 ,猫眼娱乐今年一季度和上半年的业绩预计要受到很大影响,这在股价上已经有充分体现。


2019年的猫眼,动作漂亮地完成了盈利的惊险一跃。但猫眼的幸运能否重复上演,未来能否实现持续盈利,在动荡的文娱产业中,很难给予乐观估计。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