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业界新闻 >

揭秘股市游资“温州帮”

时间:2016-12-14 14:54来源:未知作者:站长兼职点击:

上周五(12月9日)的证监会新闻发布会上,在答复监管部门调查股市游资“温州帮”的提问时,证监会发言人回应,尚不掌握情况,需要进一步了解。

这个回答耐人寻味,不过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确实有工作组已经进驻温州。银河证券温州锦绣路营业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营业部确实接受了监管部门检查。

这距离“温州帮”游资曝光在大众面前,仅过去3个月。

9月,《北京青年报》披露了“温州帮”在股市的操盘手法,让温州帮出现在大众媒体上。

快进快出瞄准中小股

《温州商报》报道,涉及“温州帮”资金的营业部负责人称,在某些股票上掀起了大风浪的“温州帮”,其真正操盘者不是温州人,而是一些私募机构利用股票配资,借用温州的资金操作股票以获利。

温州帮游资的活跃账户集中于上海证券温州月乐西街营业部、银河证券温州锦绣路营业部、长江证券温州车站大道等营业部。因其常参与某些股票的快速拉升,出现在龙虎榜上的时候,以温州席位为主,“温州帮”的称号也由此而来。

新京报记者依据龙虎榜和分时图分析发现,温州帮的操作特征非常明显,不同于市场中其他的游资大佬,温州帮获利后清仓异常凶狠,其涉及的股票在清盘后大多要经历数次大跌,让人印象深刻。

以“中电电机”为例,依据龙虎榜,中电电机也是温州帮参与的股票之一。2016年8月26日之前,它的走势波澜不惊,但8月26日,该股突然暴涨,当天以涨停收盘。此后的6个交易日,这只股票有5个交易日均放量大涨,7天的累计涨幅超过了60%。9月6日,该股突然大跌,当天以跌停收盘,随后几个交易日,继续放量下跌。

一位私募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温州帮”介入的股票通常为中小股,此类股票通常流通盘较小,股价也处于较低的位置,他们进行吸筹拉抬不需要太大的资金量。上述人士介绍,“具体来说,他们会选择流通市值在30亿左右的股票。”

选定了股票,财大气粗的温州帮在“建仓拿货”方面别有特色。股龄14年的翁富曾在《股市动态分析》期刊上撰文对温州帮做过分析,他向新京报记者出示的安德利股票分时图显示,9月21日10时34分,为了抬升股价吸引人气,温州帮的账户直接贴出一笔近万手的大单,仅这一个买单价值就高达7700余万元。

翁富称,温州帮总是先提前数日入场拿货建仓。到拉升时,出手就是涨停,连续两至三个涨停很常见,具体幅度会在30%-35%之间。拉高出货方式是直接往下打压派货,盘中对敲动作明显(边买边卖,拉升人气)。出货时非常坚决,经常以连续跌停的方式出逃。

除了上述操盘手法外,新京报记者统计温州帮操盘的股票后发现,温州帮通常在上午10:30-11:00或下午2:00人气最旺的时候将股价拉至涨停,其次目前温州帮很少碰创业板的股票。

多位老股民和私募人士认为,今年的板块轮动与游资的炒作密不可分,但下半年产生的中小股,妖股,险资举牌效应股等“疯长”的股票各有原因。温州帮作为游资中较为强势的一支,在部分中小股的快速上涨上有影响力,但对A股市场整体格局影响很小。

决策机制类似私募,温州帮“被妖魔化”

网络传言江湖老庄刘大力为温州帮的幕后老大,并以上海陆家嘴某小区为大本营,但截至发稿,新京报记者未能证实。

在业内人士看来,温州帮的操作继承了A股传统的坐庄技术。温州帮的出现,使得曾经横行A股的坐庄手法“吸筹-锁筹-拉升-出货”重现江湖。一位曾经在某游资供职的操盘手向新京报记者透露了炒作游资的特征,可以窥探一二。

该操盘手告诉新京报记者,“温州帮确实是市场内的一支强悍的游资,但还没有到‘呼风唤雨’的地步。”他认为,目前外界对于温州帮过于“妖魔化”,他们的决策机制和市场上的很多机构私募相同,内部会形成一个专业的操盘手团队,并且对不同的市场反应,备用不同的应对模式。

“他们也不是每次都能赚。”上述操盘手告诉记者,温州帮在操作股票吸筹时会采用多种手法,但有些因为抬升意图被外界发现,无法洗筹时,就会比较尴尬。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今年9月份,温州帮资金操作的西仪股份就反常地在抬升洗筹时停留了较长时间,原因是在雪球上拥有6万粉丝的知明投资者指出西仪股份为温州帮操作的股票,导致很多散户都持筹待涨。这让习惯三五天就撤出的温州帮陷入了尴尬。

因为洗筹时间过长,西仪股份一直到9月份才真正启动突破。回顾股价可以发现,西仪股份从启动上涨的9月2日的每股14.27元,一直持续到11月7日达到每股28.80元。

上述操盘手告诉新京报记者,这种时候,团队会采取更多的“变招”,而最终目的无非就是低位拿筹码,吸引追高者接盘后获利出局。

上述人士称,根据数次操盘股票动用的资金,他认为温州帮可以调动的资金在5亿以上,资金实力较为雄厚。对于与其他游资的区别,该人士称,“操作比较简单粗暴,吃相难看。”

温州帮还涉及场外配资问题


在被调查事件中,前述涉及“温州帮”资金的营业部负责人称,在某些股票上掀起了大风浪的“温州帮”,其实是一些私募机构利用股票配资,借用温州的资金在操作某些股票以获利。

其并称他们对这些资金有监测,种种迹象都可以证明,这就是典型的“配资做法”。

温州曾被称之为“配资资金批发地”。去年开始,配资被监管,温州的配资公司受到打击。但新京报记者网络检索发现,温州的配资公司业务依然存在,可以轻松检索到温州从事配资业务的公司信息。

温州某配资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去年配资被监管之前,温州大量的民间资金以“小、散”的形式配给一些散户来操盘。股灾之后,散户破产的很多,现在公司的业务主要面向私募机构。

监管之后,散户的小额配资日益退出了市场,而一些私募机构开始在配资领域大展手脚。私募机构需要的资金量较大,单个出资人的资金不能满足它的需求,所以它们会借助一些配资中介机构,找到多个出资人,然后用这些出资人的账户,操作同一只股票。

而场外配资正是证监会明确违规的活动。截至发稿时,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温州帮参与的多只股票都没有什么动静。

温州帮最终如何,是继续顶风作案?还是就此退出江湖?记者将持续关注。

监管趋严,频发问询函

在宁波徐翔之后,一批80后新生代涨停板敢死队崛起。近年来,创造“八年一万倍”神话的银河绍兴路“赵老哥”,“唯快不破”的中信溧阳路“孙哥”等,成为80后著名的炒作游资。

监管层对于游资炒作的态度一直很明确。

今年9月13日,证监会发布了对业内知名游资大佬肖海东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经查明,证监会认定肖海东操纵通光线缆等12只股票价格的行为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没收肖海东违法所得1341万元,并处以4024万元罚款。

监管机构的手段高效同样在肖海东操纵市场一案中有所体现,通过比对7个账户彼此间资金来源与去向、证券账户委托下单使用的交易地址,以及肖海东本人出入境记录和航班信息等要素,监管机构掌握了肖海东操纵股票的事实。

此外,2015年超级牛散唐汉博曾被证监会处以顶格行政处罚,最终被“没一罚五”处以近4000万元的罚款。而今年,业内多家私募人士告诉记者,在监管趋严的情况下,他们时常收到监管层关于交易异常的问询,在此之后的股票操作动作都会很小。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