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人物访谈 >

卖豆腐,开煤矿,如今欠债90多亿

时间:2016-10-09 20:22来源:未知作者:站长兼职点击:

都说陕西人少钱多,当地经济在煤炭行业的带动下呈现疯涨状态,1 年之内,亿万富豪增至 200 多人。


  冯叔这回来到陕西,拜访了胡润慈善排行榜上的唯一一位陕西富豪高乃则。你想不想知道,这位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煤老板,到底是靠什么发家的?


  嘉宾|高乃则


  陕北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有限公司董事长


  冯叔:你从 1990 年开始卖豆腐,卖了多长时间?


  高乃则:我卖了 1 年多豆腐,之后去包工程。干了 1 年多就把工程卖掉开始修公路、铁路。铁路没修完,我又搞了 2 个煤矿。


  冯叔:煤矿的产量有多少?


  高乃则:年产量 20 万吨,按照当时每吨 5 块钱的价格,一下子就能赚 100 万。我用这 100 万再去买煤矿,当时基本每年买 1 个。


  冯叔:后来煤矿怎么一下子爆发了?


  高乃则:一方面煤价上涨了,另一方面陕北人都在炒煤矿,价格从几百万一直炒到几十亿。比方说你花 10 亿买的煤矿,我用 12 亿从你这儿买下来。这样一直炒下去,到最后煤矿已经无价了,任人炒。


  所以后来就出现了很多集资、甚至帮忙抬价的人。比方说你帮我抬价多卖了 2 个亿,我给你 2000 万回扣。


卖豆腐,开煤矿,如今欠债90多亿,他说最穷的时候才能憋出富来


  冯叔:这让我想起当年在海南,很多人也是用类似的方法炒地皮。那时候在一楼签合同,交完 100 万定金,到三楼转手把地卖掉,下家给 200 万,这中间就赚了 100 万。


  当时炒得太快,刚开始炒红线图(规划局确定的项目建筑总平面图),到后来都去炒蓝线图了(城市规划确定的江、河、湖、库、渠和湿地等城市地表水体保护和控制的地域界线)。


  冯叔:你现在还有多少个煤矿?


  高乃则:现在还有八九个 100 多平方的,大约是 8 亿吨,年产量 1000 多万。


  冯叔:你的管理团队是怎么样的?


  高乃则:一部分我们自己管,还有一部分包给别人来管理。一般 35 块每吨的价格,包给他们管是每吨 50 块,他们赚 15 块钱。这是价格是固定的,煤价涨跌都算在我们自己身上,但是出了事故他们自己处理。


  冯叔:山西的煤矿经常出事,是不是透水比较多?


  高乃则:主要是塌山,加上山西那边有瓦斯,而且地质软、煤层浅,上了 500 米、800 米就有危险了。陕北的煤矿没有瓦斯。


  冯叔:现在井下有多少工人?


  陪同人员:200 多个人分 3 班作业,一个班在井下大概就七八十个。工人要经过训练,考试合格后取得相应单位颁发的资格证书才可以下井。


  冯叔:你们现在的装备技术和国企比怎么样?


  高乃则:基本差不多,我们把他们的管理团队也挖过来了。


  冯叔:做房地产的话,老板赚 1 块钱,政府要拿走 1.6 块。煤的税怎么算?政府拿多少钱?


  高乃则:政府和老板各拿一半。比方说一共挣 3 块钱,政府拿 1 块,老板拿 2 块,这 2 块钱还包括煤矿贷款的利息、老百姓的搬迁费用和其他各方面的费用,最后算下来也没赚多少钱。


  冯叔:现在赚钱最多的是从事互联网行业的,像游戏的毛利有 80%。这 20 年最赚钱的中国公司是一家游戏公司,除了本身公司经营得好,它上市以后在境外把股票卖掉了。资本市场算账都要把「未来的账」也算上,赚 100 亿,最后要乘以 50,按 5000 亿算。所以现在腾讯公司的价值是 20000 亿。


  冯叔:你挣这么多钱,都投资出去了。酒店、兴茂传媒、百货大楼,全都有了。


  高乃则:投资太多,钱挣不回来,就背上了利息,每天要还 100 多万。现在还欠 90 多亿。等煤价好起来了,两三年就能解决了。


  冯叔:从前我在西安做房地产,政府说给不了支持,但是可以给我配煤。当时我没听明白,后来才知道,如果赔钱了,政府就给我配煤。当时我应该多要点煤矿。


  高乃则:政府给你配 10 亿吨煤,4 块钱一吨就 40 亿了,你再按 60 亿卖给我,你不就赚了 20 亿吗?我这个人思想不活,但是胆子很大,什么都不懂也敢干,一干就赚。


  高乃则:你觉得在西安做个环球中心怎么样?成都就有一个 170 万平米的。


  冯叔:我觉得你在西安不要做这个。成都环球中心的老板我很熟悉,他从前在越南打仗,回来以后在一个国营工厂上班,他觉得要每天这样过一辈子那还不如在战场上被打死算了。


  高乃则:最穷的时候才能憋出富来。等到穷得快要饿死的时候,你胆子就大了。


  现在村里还有 100 多个人,大部分年轻人都是给我干活。我修了 66 座 300 多平米的三层别墅,一家一套。我还弄了 1000 个蔬菜棚,每一户种两三个棚,他们一年也能赚十多万。每年中秋,我再给他们每人二三十个月饼和一袋白面。把他们都养好了,我亏钱了,但是就这样,他们还是骂我,我比他们赚得多嘛。


  冯叔:我给你讲一个悲惨的故事。美国有一个老板,养活了镇上几代人,结果公司破产了,镇上的人挖了他的坟,砸了他的工厂。


  高乃则:这人呐……


  冯叔说


  20 年前,榆林地区的人邀请我去收购一个总价 400 万的煤矿,我咨询了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他们认为那个地方在办证照时会有瑕疵。最后我没买,损失了几十亿甚至上百亿。


  我错过是因为我识字,会想到要去咨询;高乃则赚钱是因为不识字,胆大、心大,最后凭借非凡的胆识发家致富。


  回想当年李自成也是一样。他年轻的时候放过羊、烧过窑,到 18 岁的时候开始做快递小哥。因为还不了钱,他被鞭打、游街示众。愤恨之下,他带领一批快递小哥和饥民们,连同他当时的媳妇带领的一帮儿童,一跺脚,一拜天,就起义了。


  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高乃则还是李自成,他们身上都有一种强大的奋斗的力量。也正是这股来自于土地和文化的力量,给予人们鼓励和包容,让这个民族不断延续,生生不息。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