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人物访谈 >

亿万富翁刘永行:我只想谈谈我的那条腿

时间:2016-10-06 19:20来源:未知作者:站长兼职点击:

  3月9日,美国《福布斯》杂志2006年度全球富豪排行榜新鲜出炉,除了比尔·盖茨毫无悬念地再执牛耳外,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8位中国内地富豪也跻身“富人俱乐部”行列,其中就有身价13亿美元的刘永行。但他似乎有意回避财富两字,只对记者说:我倒更想谈谈我的那条腿。


  腿?亿万富豪的腿怎么啦?


  “每天一百元都花不了啊!”


  1999年,刘永行的东方希望集团总部从成都迁往上海浦东,本刊记者采访过他。当时记者看到刘永行穿着朴素,甚至有点寒酸,禁不住问他每天要花多少钱,他乐呵呵地说:每天也就一百元吧。7年后的今天,记者见到他时重新提起这次采访,他又憨厚地笑了:“每天一百元都花不了啊。”


  东方希望集团总部在商城路一幢很普通的办公楼里,而且是与其他公司合用的,铜牌子也是很小的一块,很容易被外人忽视。但刘永行在中国工商界的实力不容忽视,在中国首创富豪排行榜的胡润专访过他,美国《福布斯》杂志在2000年、2001年两度将他列入中国首富企业家榜单,这次更是将他列入世界级富豪榜。一同上榜的内地富豪还有荣智健、黄光裕、丁磊、许荣茂、郭广昌、朱孟依,还有刘永行的弟弟刘永好。


  提及此事,刘永行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也没流露出一丝兴奋,他认为这是美国人对他企业的一种估值,包含了《福布斯》对他的良好预期,而且这种预期是对中国成长性好、财务情况良好、有足够诚信度的民营企业的总体评判。


  刘永行说:“我是苦出身,以前对财富是渴望的,但这些年来随着企业的不断扩张,心态开始平和起来。为什么呢?目前国内私营企业的创业、竞争环境正在得到改善,通过努力工作,都可以致富,心态当然会变得平和起来。财富代表了一种过去的成功和将来创业所处的位置。再说,我不喜欢炫耀自己的财富,没那个习惯,我一个人能用多少钱呢?我用不来啊。”会议室的大窗子对着街道,有散射光漫进来,他说话说得热了,就脱了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衬衫,看上去质地一般,有点皱巴。刘永行曾经花400元买了11件衬衫,这不会是11件里的一件吧。


  “当然《福布斯》的这个排名也有积极意义,西方国家一直都不相信中国的改革开放能够持续下去,但是这个排名正好是中国个人财富的一个标志,这有助于西方了解我们开放的决心。正是因为这个,所以《福布斯》的记者来我们这里的时候,我们是一直提供方便的。”他补充说道。“我其实更看重国内的几个排名。”


  2002年,刘永行被评为“CCTV中国经济十大年度人物”。2003年获得“中国光彩事业奖章”,理由是刘永行长期来支持老少边穷地区的经济建设。在最新一期东方希望的企业报上,记者还发现东方希望被家乡成都评为十大慈善企业,刘永行以一种慈父般的体贴让全市19个区县的低保家庭孩子每天吃上一个鸡蛋。


  “现在我们拼什么?”


  希望集团是从饲料行业掘得第一桶金的,形势日益严峻的禽流感对他的企业有无影响呢?“影响是有的,家禽饲料这一块产量少了,但我们猪饲料这一块增加了,所以对总的盘子影响不大。”刘永行说。


  记者问:“饲料行业是一个微利行业,从全国范围考察,盈利能力正在萎缩,东方希望是否也存在亏损的威胁?”


  刘永行回答:“目前全国有13000家饲料企业,这几年的竞争淘汰了20%。现在还是每年关闭2000家,但不断有人冲进来,保持这个常态。竞争是相当激烈的,行业总体是维持着微利水平。而我们东方希望占全国饲料产量的7%左右,由于处于行业优势地位,还能实现盈利。整个希望集团在全国有150家饲料生产企业,东方希望从分家时的近十家发展到今天已经有100家了,在上海也有3家。接下来我们将到海外办厂,计划是办50家,目前在越南已经试了几家,很成功。我们为什么能盈利?除了规模经营外,主要是提升这个行业的科技含量,占领饲料行业高端市场的策略是保持较高利润的关键。比如过去5至8斤饲料出一斤猪肉,现在2斤饲料就可以换来一斤猪肉,成本降低了,效益就出来了,养猪农民就可以多得实惠。今年全国两会最热门的话题就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那么向农民提供优质的饲料就是落实中央精神的最好举措。”


  刘永行认为10年后,整个中国的饲料行业只会留下十分之一的企业,也就是1300家。“改革开放到今天,民营企业走过了不平凡的路,商海搏浪,有沉有浮,有进有退,过去我们拼的是胆量,后来拼技术,再后来拼规模,现在拼什么呢?我看是效率。有一次我去韩国考察,西杰集团下面的一个面粉厂,每天加工能力为1500吨,只需要66人,而在我们这里办一个产量100吨的厂却要一百多人。我们东方希望的同类企业效率高一点,250吨的产量一般也要七八十人。西杰在中国内蒙的乌兰浩特也办了个面粉厂,250吨的产量,雇了155人,与韩国企业有10倍多的差距,赚不到钱嘛,后来只得把这个厂关了。这就是效率的差别,也是我们必须努力的地方。”


  2002年4月,刘永行开始从饲料行业出击,涉足他陌生的领域,将重工业当作他的第二主业,先与山东信发集团共同组建信发希望铝业有限公司,后转战内蒙古包头运作铝电一体化及河南氧化铝项目。几乎同时,他还参股金融业,民生银行、成都商业银行、光大银行、上海商业银行及保险公司都有东方希望的资金注入。不过落户浦东7年有余,见证了上海楼市的“响尾蛇攀升”,他却没有像他的弟弟刘永好那样投资房地产。对此他是如此解释的:“有不少人特别瞧不起传统产业,对饲料行业也有偏见,以为这是档次低的产业,但我愿意做。社会需要这些琐碎的、不怎么赚钱的事,别人不做,那我就踏踏实实地做,做好它,还要能赚钱。”


  突然,刘永行话头一转:“我们不如来谈谈我的腿,它让我想到很多问题。”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