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创业故事 >

作为一个段子手,我是如何打造估值数亿美金的公司的

时间:2015-08-03 13:25来源:站长之家作者:未知点击:

作为一个段子手,我是如何打造估值数亿美金的公司的

我现在的职业主要是作家(注:何晓阳是创业邦,福布斯专栏作家,新浪,钛媒体,百度百家等多家媒体专栏作者),偶尔做一些企业管理工作。今天作为一个网络段子手,我主要负责讲一些段子。

上周我受邀参加此次活动,第一眼看到给我的演讲题目是“如何打造价值数亿美元的企业”。我也不能保证在座各位听了我的演讲,两年内能打造一家数亿美元的公司。

如果换个身份,比如作家、分析师、段子手来告诉你怎么做一家数亿美元公司,那么借鉴别人成功经验就OK。今天我抛开实际的运作,从其他的点去说创业应该做哪些事情。

我从事的创业方向跟别人有些不一样,首先OneAPM是一款基础服务软件,主要是给程序员用的。软件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应用软件,给企业的雇员比如说销售、人力资源、市场部这些人用的。

第二是服务程序员、运维工程师的基础软件属万亿美金级市场,大家平时可能不太接触到该领域,此前由于IT基础服务软件价格昂贵,主要服务于大企业,比如Oracle,只有当创业公司规模变大,才会逐渐认知到他们存在。

最近我努力思考很多新的领域,同时也做产品。我们每次融资讲的故事都不一样,因为我经常看很多书,思考大量问题,就像基础软件行业环境每天都在变化,也许一夜之间就会有很多事情发生,我们需要新思维来迎接各种挑战。

刚才熊飞(经纬创投副总裁)给我发了一条微信,问哪些领域还有创业机会,比如支付,安全等?为什么这些领域有机会?

大家可以发现,最近冒出不少做云端的安全公司,这在以前是没有的。在没有云服务时代,企业大都有自己的数据中心,外面用户访问企业内网数据,这是传统安全的常态。

到了今天,包括OneAPM在内的大量创业公司在用各种云服务,在座各位去创业肯定会使用云服务,而不是自建数据中心。在这种情况下,原来那种安全硬件,卖盒子模式已被云颠覆了,现在需要云端安全新常态。

可以想象,未来云服务企业必将越来越多,大家对云的需求也是越来越旺盛。话说回来,如何成为数亿美元的企业?那就是在中国做正当生意,比如云安全,这可是几十亿美金、上百亿美金市场。

不久前我吹了一个牛,我说要把OneAPM做成千亿美金市值公司,上次发布会后每天都在想这个事情。我原本想把今天演讲PPT名字改成如何打造千亿美金的公司,但是考虑再三,还是作罢。

最近我接到了很多二级市场人员电话,股票上涨、下跌,都是和这些基金有关。他们打电话问我有没有上市计划,需要不需要钱,我告诉他们不差钱。事实上,对于这些机构投资者来说,他们和我们在APM领域表现息息相关。

我推荐大家关注基础软件方向,如果你有能力做,做基础软件竞争比做应用软件的竞争少多了。我们可以看一下,Sumo Logic这家公司,市值大约90亿美金,但很少有人了解这家公司,这家公司做的业务是日志处理或者是非格式化数据处理。

假如你是程序员,没填写代码,你的代码有可能会出错,出错可以把出错日志打印屏幕上,每天用Windows也会产生日志。看似是非常小的生意,但却是非常大的生意。如果用某个角度去想,百度、谷歌都在搞深度学习和自动化识别等等的事情,前景可期。

我觉得像深度学习某种程度上,然很牛,但是不一定实用。他们主要研究图象和声音,未来的数据应该主要是由机器生成,海量的移动设备,iPad、Apple Watch,还有传感器等等。不可能是图象和声音,有可能是非格式化的文本。现在可能是几十GB,可能到明天就是几十T,后天就是几十BT。他每天都有几十T,有价值信息只剩很小一部分,无法提炼出来。

美国有一家公司,能在海量数据中提炼数据模式和数据价值,在2012年成功上市。中国目前有这样的公司吗?暂时还没有。这个事情很难吗?可能不太容易,Sumo Logic则以SaaS方式实现上述需求。中国目前也有很多创业者在该领域做“更轻”工作,由于基础软件领域比较偏门,不是每个人都会感兴趣,显得有些冷清。

我们再说Palantir和Domo领域,Palantir主要用来帮助美国人抓住拉登,这家公司帮助美国大兵从纷繁复杂大数据中找到拉登的位置。可能拉登本来就在美国FBI硬盘里面或者软件里,但他们找不到,Palantir帮他找到了,随即产生了不可或缺的价值。

我们说企业级服务领域和to C的最大区别是什么?今天来到现场的各位,可能对to B领域感兴趣。如果去to C领域创业,可能最大的痛点和难点是无法准确找到客户需求,你以为是需求,对客户来说可能不是。你无法去验证这个需求,企业越做越大,你可能会错失大量需求。

而to B领域玩法相对简单些,我们洞悉基础软件领域客户的需求,如果我们无法满足客户需求,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大可能是技术原因。

以APM为例来看需求,APM企业最终可以完成的事情是100步的话,我们现在只走了20—30步,离整体商业模式完成还差的非常远,但比去年前年前进很多。

应用程序是什么样的东西?比如我们在微信里面通过京东去买东西或者通过去哪儿订机票,经过微信、经过去哪儿,经过航空公司。实际上在虚拟软件世界里,可能一个请求已经跨越了太平洋,到达的彼岸。这个事情并不简单,我们要穿越很长的点,把每个点记录下来,画个图。画拓扑图这个事情到现在有很多公司,有的顶级公司只能画两层到三层。

IBM研究院画的拓扑图,自称做到5层,OneAPM的实际用户案例实现了7层。他们觉得9层可能是极限,每个用户一般都是两层到三层,OneAPM实际用户实现了7层。中国用户的使用量和使用消耗大于美国人,只满足美国人的使用需求是难以满足中国用户的,相反如果我们搞定中国人需求,就可轻松满足美国人需求。

如果创业公司发展足够快,并且能满足中国很多用户的需求,我认为你可以满足全世界用户需求,你很有机会做到千亿美元级公司,因为你已经比美国企业做的更好。

我作为一个作家,不是很擅长创业。如果用这种简单逻辑,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这个领域做。用户需求总是在那里,你追不上,只能无限的推进需求,这是基础软件的特点。

我们基本上没有想太多的商业模式,只想如何能够去满足客户需求,在to B创业领域,挑战主要来于自己,我做APM的时候,很多人跟我说这是夕阳产业,毫无意义。

我认识很多APM领域专家,他们在2004年开始在中国推广裂变,到2013年我们结识经纬创投,10年来APM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成功案例,很耸人听闻,于是大家都觉得APM市场毫无价值。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