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创业故事 >

投资那些为了满足普通人而创业的“非普通人”

时间:2017-10-09 21:10来源:作者:点击:

早期投资是一个非常综合的事情,对投资的效果起作用的影响因素有很多。渠道建设、行业研究、估值定价、尽职调查等环节,都非常重要。

但事实上,我认为早期投资最终比拼的本质问题不是这些,而是两个更基本的价值观问题:

1 、你相信未来一段时间最有价值的大事业是什么?

2、 你相信什么样的人能做成这样的事?

对此,我们青锐创投有非常清晰的答案:未来一段时间最有价值的大事业还是满足普通人的主流需求,我们只投资做这类事情的创业者;而我们同时又坚信,只有与众不同的强人才能最终做好这些事,我们只投资这些“非普通人”。

首先,为什么我们投资的创业者,他们要做的项目必须是满足普通人的主流寻求?

『 为什么要去满足普通人? 』

最大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人数多。

好的新经济互联网类项目,之所以能爆发性增长,就是得益于本身快速传播的方式和后面巨量人群的支持。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一个成功的大公司是靠做小众人群做起来的,全是做大众人群的。

投资那些为了满足普通人而创业的“非普通人”

就全国平均来看,能享受创业公司产品的“普通人”是什么样的人?不好意思,其肖像会是一个三四五六线城市月入三五千块的20-30岁的路人甲,以现在网上的评价标准,就是所谓屌丝。

再缩小点范围,如果就一线城市来平均的话,其肖像也只是一个月入万元还要交房租或者换房贷的屌丝。而正是这些普通人,在物质需求领域撑起了阿里、京东、携程、滴滴、饿了么、摩拜这样的企业,在精神需求领域撑起了腾讯、网易、微博、头条、快手、映客这样的企业。

这些企业,物质领域的,其核心永远围绕一个词,“省钱”;在精神领域的,其核心永远围绕另一个词,”无聊“。

因为这两个词本身就是普通人生活的写照,普普通通,收入不多,文化有限,生活乏味,但空闲时间不少。

因此你要做一个能爆发的产品,必须基于这个客观现实出发,而不是基于自己的个体主观生活感受出发。你的情况代表不了大众,用自己的主观感受去“代表”未来用户思考问题,是最危险的行为。

这几年看到很多投资机构在大肆宣传关于中产人群的“消费升级”概念,意思是中国老百姓们都要进入“中产”了,90后95后都有钱有文化,开始大量消费好东西了。但说实话,消费升级这个词汇是需要更精确的定义的。

比如就物质消费领域,我认为当今中国的消费升级,还是和“性价比”本身紧密相关的,只是对品类有更多选择,而不存在消费习惯的巨大变化。

道理很简单:中产还是屌丝,这是个相对概念,而不是个绝对概念。中国社会总体富裕了,大家生活水平都提高了,文化水平都提高了,这是真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大家都能升级到一个新的阶层。

从相对的角度来说,穷人还是穷人,富人还是富人,只要整个机制不改变,中国这个高基尼系数的三角形社会还是会维持,不可能出现大家都中产,大家都能阔朗花钱的情况,这只会是幻觉。

对新经济创业者来说,做产品必须切最大的人群。因为中国社会还是一个三角形,所以我们必须切底部;而美国社会有点像梭形,这样才可能切中间。你现在在中国想做个产品强行把大家消费升级,认为大家都要变“中产”了,你要往中间人群切,脱离“性价比”这个大前提去做事情,那结果必然是做不大的。

这里面有两个主要原因:

一是中国现在实际上真正的中产人群总量还是少,就一二线城市那一小撮高端白领而已。

二是这类中产人群本身选择太多,非常挑剔,不容易从他们身上挣到钱。至于更高端的人群,就不说了,高端人群从来就对互联网没有依赖性。

前面几年一些海淘平台、新自有消费品牌有很多融资成功的,发展也不错。

这个情况能说明中国老百姓都有很强消费力了吗?完全不是。

为什么要海淘?是因为国内买不到吗?不是,其实是因为便宜。线下渠道太贵了,买不起。

为什么要买新自有消费品牌?是因为买不到现存的老牌子吗?不是,其实还是因为便宜。

如果你买点muji毫无压力,买点coach毫无压力,你会花时间去网易严选上去买“muji同供应商”,“coach同供应商”吗?

如果你去红星欧丽洛雅这种线下店选点家具毫无压力,你会去“造作”上买所谓设计师作品的床和沙发吗?

迄今为止,我还真没见过任何一个消费类的渠道项目或品牌项目敢往贵的方向卖的。统统就一个方向,便宜,而且便宜的幅度还得很大才行。

投资那些为了满足普通人而创业的“非普通人”

消费升级,是有个绝对值的选择升级,但便宜还是第一重要的,为什么?因为这些项目的客户就是普通老百姓。普通老百姓永远把便宜作为第一要素。投资人投这些项目,也是看准了能满足普通人的需求。如果是一个真正走高价路线的高端设计品牌项目,对早期投资来说是毫无可投性的。

事实上如果说国内的物质消费市场还有个绝对值的升级(而不是相对值,前面说了,不可能大家都中产),那么非常可怜的是,中国的精神消费市场这十几年来几乎没有变化,就是这么low。

无聊男性们打着王者荣耀,玩着狼人杀,快手看视频,映客看直播;无聊女生们也打王者荣耀,然后看着“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网文和动漫,沉浸在yy中不能自拔。你要做个产品讲点关于生活的深沉思考,那纯属自杀。

我个人业余经常玩知乎,知乎本身带着高端精英社区的标签,确实,在国内大型主流社区里面,知乎确实算是最精英的了。但是精英调调,在几十万注册的时候还能维持,到了几千万注册用户的时候就不行了。

现在的知乎的热帖都是“胸大的女生怎么穿衣服好看”这这种类型,美女发几张照片瞬间能吸几千粉丝。就我本人来说,抖个机灵写几十字说个情感问题有时候能得到一千赞,认真写几千字说一个哲学问题得到的是几十赞。

投资那些为了满足普通人而创业的“非普通人”

我不认为这是一种不好的现象,也不认为是一种好现象,这只是一种正常现象,这就是普通人的需求。从商业角度讲,知乎也只有去覆盖这样的普通用户,才会具有值得关注的价值,即使这些用户本身相对很无聊,精神层次不高。

有人说知乎越来越low了,知乎要完,我觉得不能这么说,low不是问题,而且low不会让一个平台完蛋,而是会让这个平台的价值越来越大。微博在精英的时候估值几亿美元,在变成了一个脑残粉聚集的全民娱乐营销平台后估值200亿美元,就是这么直接。

这就是真实的世界,你要创大的事业,就必须正视。你不去迎合这些普通人的需求,那就是不行,早期投资人也不应该投你。

这几年一大堆投资人争着说,“得屌丝者得天下”早已经是过去时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我很为他们担心。屌丝,或者说普通老百姓,在一个社会结构中永远存在,在中国近一段时间还肯定是绝对主流。

其次,为什么我们投资的创业者,他们本身为必须不是普通人?而必须是变态的非正常的人?

道理还是和前面一个话题一样,只是逻辑反过来了。

做产品必须针对普通人,是因为普通人人群基数太大,且对互联网类产品需求最强。而创业者本身必须不是普通人,必须是变态地牛,是因为成功的创业者太少了,太稀缺了,尤其是我们早期投资机构能投的方向,都是风险极大回报极大的,同一小赛道可能有几百个团队同时进来做,最终可能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的概率能活下来并上市或者高价被并购。

『 为什么要去投资非普通人? 』

我们参与的游戏,非常非常刺激,就是站在时代的尖端上,有极少数人创业三年成功上市身价百亿,走上人生巅峰;但大多数人最终得到的都是失败,甚至身体摧毁众叛亲离一无所获。

那么问题来了,凭什么最后杀出来那个是你?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完全搞清,但有一点逻辑上很清楚,就是成功的那个创业者,必须不是普通人,必须有有别于其他人的特质。如果你和别人一样,怎么可能成功?

投资那些为了满足普通人而创业的“非普通人”

必须不是普通人,应该包括几个方面的不普通。

第一是智商和情商上的不普通。

成功的创始人肯定是聪明的,高智商的,这个是没有疑问的。智商就好比一台电脑的CPU频率,如果你智商比普通人没优势,那肯定是没法做成大事的。成功的创始人也肯定是“懂人”的,我说懂人,但不说懂“人情世故”,是因为我觉得人情世故这些表面技巧其实并不重要,但懂人作为一种底层能力是重要,这是我认为的情商。

情商就好比一台电脑的软件。如果你软件架构有问题,计算效率就低,你竞争力同样会有问题。当然,如果你CPU超强,直接硬算,当然也可以,但如果碰到同样水平CPU但软件架构更好的,就抗不过了。

第二是勤奋和付出上的不普通。

成功的创始人一定是勤奋的,并为公司付出了几乎全部心血。我从来不相信什么生活和工作平衡,因为智商情商接近的情况下,你平衡,别人不平衡,你就完了。如果你创业了,还每天朝九晚五,还想健健身,着看电视,陪陪女友,那最终你的结局就是把投资人的钱败光,而不会和成功有任何关系。

高手过招胜负只在毫厘之间,创始人要做出来,必须要和公司本身合二为一的阶段,为此不惜在一段时间内抛弃业余爱好、家庭欢乐,甚至自己的肉体健康。听起来很残酷,但这就是社会竞争的真相,你可以选择不创业,乖乖去上班,也很好,没人逼你。但如果你选择创业,搭建了创始团队,还拿了投资人的钱,那你必须为整个事情负责。

第三是性格和价值观本身的不普通,性格和价值观本身不普通的背后则是过往经历和家庭影响的不普通。

投资那些为了满足普通人而创业的“非普通人”

创业之苦,重点还不在体力上的透支上,而在于其承受的巨大压力。这种压力来自于公司外部,更来自于公司内部,当然也有来自家庭。

当公司开始做大,你的每一步决策,都可能关乎另外一些人的命运;同时,你的每一步决策,也永远会有激烈的反对者。

在创始人这个位置,你必须以公司发展作为唯一目标,扫清一切障碍,做你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并甘愿为之赌上你的所有。有什么事阻挡在这条路上,你就应该解决这些事;有什么人阻挡在这条道路上,你就应该解决这些人,即使他是你曾经一起创始的兄弟。

同时,你还会面临金钱和享受的诱惑,当你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有人给了你5个亿收购的报价,你卖不卖?如果不卖,后面公司不行了,会不会后悔莫及?这一路走来的心理压力之巨大,对普通人来说会崩溃和疯掉的,只有那些最坚毅性格人才能承受,只有价值观上对成就事业改变世界最执着的人才能承受,你必须在某些时候隔绝人性,为专注于事本身。

在这里,我认为普通的幸福和睦家庭,顺利的儿时经历,是很难塑造出最强的创业家的。要做最强的人,必须有挫折,有缺失,这是必要不充分条件。

当然,儿时有挫折有缺失的人,可能99.9%其一生都不如普通人幸福;但其中最强的0.1%,却可能见挫折和缺失化为力量,成为最强的人。人都有是惰性的,当你曾经有过挫折,有过缺失,你才可能会有更强烈的追求和坚持。而当你一切正常,一切幸福,一切都有,那你就不会有足够的动机去挑战自己,面对压力和困难。

比如美国顶级创业家里,乔布斯、贝佐斯、马斯克的共同点是:单亲家庭,童年有缺失,极度聪明,性格暴躁,偏执狂,缺乏人情味,不招人喜欢。埃里森同样是单亲,童年有缺失,俄罗斯犹太移民,读了三个大学没拿到文凭。

然后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呢?比上面三人正常点,但也都是犹太人,都是大学辍学生,都是长相普通在同学中不起眼的,当然也是极度聪明,极度勤奋的。我仔细地研究过硅谷创业家的履历,发现几乎没有一个是那种顺利毕业于好大学、原生家庭和睦、自己也结婚生子家庭幸福的”美国本地人“,反而是个个都不正常,只是每个人不正常的地方不一样而已。

这个所谓顶级创业者都不正常的现象,放在中国也一样成立。

投资那些为了满足普通人而创业的“非普通人”

马云的不正常就不说了,看长相就已经知道了,他就是个外星人般的存在,无论智商、情商,还是表达能力,几乎无人能敌。其经历本身也很传奇,一般人以为他在创业前一直是屌丝,殊不知马云是国内那一代人极少数儿时就能出国的,且读大学时就是杭州市学联主席了。

马化腾看似文质彬彬,但其对产品的专注度,做事的坚持和忍耐力,远远超出一般人的范畴,且其家庭本身也同样不普通。BAT里最正常点的就是李彦宏了,虽然他智商同样大大高于普通人,也非常勤奋,但似乎从家庭出身,到性格价值观方面,都偏正常。

所以可以理解,他和马云、马化腾这种人竞争,压力有多么巨大,因为对手是变态的牛人。我本人从小认同人人平等,但这种平等是指作为公民基本权利和责任方面的平等,而不是推动人类世界发展方面的平等。

这个真实的世界,毫无疑问是变态的精英牛人在推动,而作为普通人的吃瓜群众更多是被动存在。我们作为早期投资人,必须顺应这个真实世界的大势,要投资这样极度变态牛的创业者,而且他们做的事情就必须是在满足普通正常人的需求,两者缺一不可。

投资那些为了满足普通人而创业的“非普通人”

比如说,智能手机这个需求是几十亿普通老百姓都有的大刚需,但如果你不投个乔布斯、雷军,去投个普通人,那一点用没有;反过来,如果你找到了乔布斯,但乔布斯个人的需求并不是手机,甚至家里孩子都不给玩电子产品,反而业余对禅修感兴趣,他说要做一个禅修产品,那估计你投了也没什么用,因为注定做不大。

只有两者合一,当乔布斯去做手机,贝佐斯做电商,马斯克做汽车,扎克伯格做社交的时候,改变世界的时机才会到来,早期投资人大赚特赚的实际才会到来。

青锐创投正式运营两年来,我们不断地观察行业,监控市场上各种项目的发展情况,当然也包括我们自己投资组合的情况,越来越验证我上面的判断。

不去针对普通人做思考研究,而是围绕创始人自己阶层的感受去做的小资项目小清新项目,都发展不下去;而看起来很正常,学历也不错性格也开朗,但就是没有偏执的坚持的创始人,也都发展不下去。

所以我们现在的投资纪律会更坚决,坚决不投小资项目、文艺项目、小清新项目,因为这些东西不是大众普通人的需求。坚决不投表面看起来什么都不错,但在智商情商、勤奋付出以及性格价值观上和普通人差别并不大的创始人。

我们只能投资那0.001%的极度不普通的变态牛人,去做满足人群占比99.999%的正常普通人需求的项目。

来源:投资界

来源:卢松松博客,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