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电子商务 >

刷屏朋友圈的Hover Camera跟拍无人机,为什么不与大疆竞

时间:2016-11-26 20:28来源:未知作者:站长兼职点击:

不知道是紧张、激动还是现场氛围太过热烈,站在Hover Camera Passport小黑侠跟拍无人机的发布会舞台中央,王孟秋大汗淋漓。

原本以为短暂的发布会结束后,这一个月的辛苦也告一段落,自己可以到后台好好休息。纵使你参加过再多的无人机发布会,也依然不会想到会有接下来的一幕:

王孟秋刚走下台,一群又一群参会的人涌上来要求合影,现场围满近百人,几乎要通过排队才能决定谁先谁后,他只好继续笑着与来宾挨个留影,强忍着汗粒从脸上滑落。

王孟秋是一位颜值和才华兼具的创业者,他是斯坦福博士,曾先后供职于Facebook、阿里巴巴和Twitter,后来创办的零零无限公司推出第一款无人机产品Hover Camera小黑侠跟拍无人机在今年4月刷爆了人们的朋友圈。11月10日,Hover Camera Passport荣获CES无人机与无人系统类创新大奖。

可折叠与保护框成亮点

刷屏朋友圈的Hover Camera跟拍无人机,为什么不与大疆竞

Hover Camera之所以一亮相就受到关注,主要在于其产品本身的可折叠性和网状保护框,可以消除人们对无人机携带不便以及安全性的担忧,这与目前市面上流行的无人机差别很大。

为了实现产品的小巧,Hover Camera研发团队首先设计了一个可折叠结构。这个设计想法来自于一次团队脑暴时偶然激发的灵感。当时,团队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做出一个理想中足够小、足够便携的产品。

在团队早期某一次的讨论中,突然有一个声音说,Hover Camera的外形是不是可以像书本一样,随身携带,随处使用。这在内部得到一致认可,方案立刻获得通过,然后就进入了具体结构设计的细化。

而关于保护框,很多人认为这是最“笨”的设计,零零无限副总经理刘力心表示,这其实是最可靠的设计,相比利用避障等技术方案来达到“安全”,全保护的外框才是更好的选择。原因有两个:首先,物理保护更为可靠;其次,打破了小白用户对无人机产品的心理屏障,让初级用户敢于和一台无人机进行近距离的人机交互。

有人建议做市场调查,但王孟秋认为在无人机旋翼周围加全保护框这件事没有其他人做过,即使调查了,也不一定值得参考,因为硬件产品在没有看到或体验过的情况下,人的感知很可能是错的。

“就好像福特创始人亨利•福特最著名的一句话,如果我去问人们想要什么,人们永远会跟我说想要一匹跑得更快的马,没有人会告诉我要汽车。”王孟秋说。

不做众筹只卖现货

不过,同样曾刷爆朋友圈的无人机产品,如Lily、Zano等,几乎成了“跳票”的代名词,他们从众筹平台筹集了巨额资金,但产品却迟迟无法发货,少数众筹参与者还会到众筹平台吐槽,绝大多数人已经心灰意冷不再抱有希望。

正是基于上述两家同行的前车之鉴,这一次Hover Camera Passport并没有跟风进行众筹或预售,而是现货销售。

其实,早在今年4月Hover Camera亮相时,当时就有投资人问起王孟秋,你们为什么不像Lily那样做众筹。

王孟秋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说,其实众筹本来是件很容易做的事,但这很难让消费者去做一个理性的判断,仅仅凭借一段视频,就可以让消费冲动的人掏钱。“我拿到这笔钱,再去跟供应链谈、跟投资人谈、甚至招人都会变得很容易,但我们还是没有拿用户的钱,就是不预售。”

不敢轻易做众筹,并不是王孟秋不想提前圈定一批用户,只是因为他自己当时也不确定,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正式出货,而一旦拿了用户的资金,就意味着对方对你有期望值。

“Lily为什么能够众筹到上千万美元,是因为6月份预售的时候,承诺11月发货,因为还是在圣诞节之后,大家愿意出这笔钱,然后等5个月。然而,Lily最终却一再跳票,如今已经一年半过去了仍未见发货。”

王孟秋说,零零无限如果做众筹也会面临同样的困境,因为有很多技术问题当时觉得有解,但还没有真正找到解决方案,只能去估算一个大概的时间,但这种估算往往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众筹本来挺好的一件事,但是如今大家已经对众筹没有信心了,我去年在Kickstarter平台上参与了10款产品的众筹,只有1款发货给我了。”

迟到的发布导致主动变被动

从4月的首次亮相到10月正式发售,中间这半年,王孟秋和他的团队主要将精力用于无人机BUG的解决、产品标准的制定以及量产售卖。

据了解,Hover Camera的发布会原本定在了9月17日,比GoPro和大疆的Mavic的发布都要早,这可以让其占据一定的主动性。

但在今年8月的一天,Hover Camera一位工程师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下发现机器上一块小板有一点点漏电,每天漏电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由于这不会对无人机本身带来实质性影响,用户也很难感知,只有当用户几个月不使用无人机再打开时,才会发现电池没电了。这点本来不会对无人机产生太大影响,但Hover团队讨论之后还是决定重新去做小板,这直接导致发布会延期到一个月后的10月17日。

恰恰在这延迟的一个月内,大疆和GoPro相继发布了自己的新品,这导致Hover Camera在舆论上处于被动的局面。但王孟秋说,这就是他们对产品的态度,为此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主打跟拍,不与大疆正面较量

众所周知,大疆在全球无人机市场占据绝对领先的地位,多家试图挑战大疆的无人机企业最终都以失败告终,这其中,还包括美国《连线》杂志前主编、畅销书《长尾理论》作者克里斯•安德森创办的3D Robotics(下称“3DR”)。

3DR曾是北美最大的消费级无人机制造商,在鼎盛时期,3D Robotics曾在湾区、奥斯汀、圣地亚哥和蒂华纳设有办事处,共有员工350余人。然而,过去12个月里,该公司已经从美国无人机初创领域的领军者沦落到挣扎求生的地步。3D Robotics已经裁员150余人,烧钱烧掉差不多1亿美元,还彻底转变了经营策略。

而在国内,零度、YUNEEC、亿航等无人机厂商均试图挑战大疆的统治地位,但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一家公司可以真正威胁到大疆。

初次见到王孟秋的人往往也会问他,大疆几乎已经垄断无人机市场了,零零无限还有什么机会。但实际上,二者并非竞争对手,因为大疆垄断的是远距离航拍无人机市场,而Hover Camera要做的是近距离跟拍,换言之,航拍无人机是为了拍“景”,飞高飞远,拍远山,拍大桥,拍沙滩,Hover Camera的跟拍是为了拍“你”。

刷屏朋友圈的Hover Camera跟拍无人机,为什么不与大疆竞

 

  • 站长基地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并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
  • 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者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如果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参与评论

官方微信

文章投稿

提交网站

论坛新帖更多

赞助链接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